phpor

8月 062018
 

 

首先,nsenter想进入进程的名字空间看看都是失败的:

详细的关键信息如下:

 

看看进程在干啥:

wchan 显示不全,这样来看:

或者更直接的如下:

其实不知道为啥走到了这个系统调用,更好的办法:

直接看进程的内核栈:

大概是内存资源不太够吧,其实现在已经把进程从cgroup中迁移出来了,还是不行,给对应的cgroup添加更多的内存也是不行

 

 

 

试图将915的cpuset   cgroup迁移到其它地方时,阻塞了,(难道某个事情没有完成时是不能切换cpu的?),此时,连查看 /proc/915/cgroup 也要阻塞了:

 

此时也无法修改该cgroup的cpuset集合:

 

对应的该容器的xfs进程处于D状态:

 

 

 

 

/usr/lib/virtualbox/VirtualBox–commentzhiyong.man_172.16.162.7–startvm138fd168-b0ce-441e-9514-cf1145b6566e–no-startvm-errormsgbox
/usr/lib/virtualbox/VirtualBox–commentzhiyong.man_172.16.162.8–startvmbd1542ca-323b-4cde-99ee-17bc8ae48f63–no-startvm-errormsgbox
/usr/lib/virtualbox/VirtualBox–commentzhiyong.man_172.16.162.9–startvmef0063fc-e42d-4feb-beb4-6d86ab666ac1–no-startvm-errormsgbox
/usr/lib/virtualbox/VirtualBox–commentzhiyong.man_172.16.162.10–startvmbcdf6b3d-6909-4040-bd68-0753f5c1d89c–no-startvm-errormsgbox
/usr/lib/virtualbox/VirtualBox–commentwin7–startvm37305191-6f8b-498d-ac29-4155a838fca0–no-startvm-errormsgbox
/usr/lib/virtualbox/VirtualBox–commentzhiyong.man_172.16.162.6–startvm0a9902dd-fbc1-4228-8b7f-281a0c4158e9–no-startvm-errormsgbox

 

 

参考:

 Posted by at 上午 11:40
8月 022018
 

办法1: 使用ps命令

进程已经活了多长时间了(Age):

这里的 %c %t 不太好记,直接man就好了,或者也可以:

关于ELAPSED 的格式: [[dd-]hh:]mm:ss

看来,这个格式是不能自定义的(比如: 折合成秒),肉眼看起来还是非常友好的,但是,程序处理起来就不大方便(比如: 比较大小,做减法等),当然,也可以写个脚本自己转换

 

办法2:

 

 

相关参考:

 

 Posted by at 上午 11:05
8月 022018
 

UPX 是一个可执行文件压缩工具不同于其他的压缩软件,它:

  • 只压缩可执行文件
  • 压缩后的可执行文件依然是可以直接执行的文件,功能和没压缩的一样
  • 不需要额外的解压缩工具,因为压缩可执行文件相当于给可执行文件套了个壳儿,解压缩的功能已经在压缩后的文件里面了

 

用途:

  • 给病毒文件加壳
  • 压缩二进制文件,方便下载
  • 压缩docker镜像中的可执行文件,提高镜像分发效率

源码:

参考:

 Posted by at 上午 10:26
8月 012018
 

阿里云内网SLB使用:

 

ECS(A) —–> SLB(TCP)  —–> ECS(B)

 

我们来看看数据包路径:

ECS(A)【 IP(A) –> IP(SLB) 】  ======> SLB (目的地址转换,源地址不转换) ========> ECS(B)【 IP(A) —-> IP(B) 】

那么, ECS(B)该如何回包呢?

因为ECS(B)认为数据包是从ECS(A)过来的,自然回包给ECS(A),而事实上ECS(B)是可以直接访问到ECS(A)的,于是乎,不经过SLB就直接回包了; 那么,数据包到了ECS(A)能被认可吗?

当然不会,因为ECS(A)只知道给SLB发送过请求,不知道给ECS(B)发送过请求。

 

所以, 对于这种情况,SLB的TCP模式是行不通的。同理,UDP模式也是不行的。

 Posted by at 下午 3:21
7月 272018
 

有些时候,我们通过如下方式执行命令:

这样,cmd.sh 中就能看到变量var ; 但是千万别写成:

这里的 $var 绝对不是1; 因为$var 是在var=1被解释之前解释的

 

如下:

 Posted by at 下午 5:21
7月 252018
 

通过路由器的 ip flow-ordering (IP 流量排名)来监视:

 

在接口上添加:

ip flow-ordering internal  或

ip flow-ordering external

 

再设置统计周期:

ip flow-ordering stat-interval 10    #10s

 

通过 display ip flow-ordering statistic external  或

display ip flow-ordering statistic internal  来查看

 

如:

 

参考:

 Posted by at 上午 10:31
7月 242018
 

情景: 拿容器当虚拟机用,容器有内存也有swap

问题:

有些程序(Java)只用内存,swap闲着也不用,当内存用完时,由于有大量空闲的swap,所以不会oom,但是进程申请内存被阻塞,该进程的cmdline读取不了,就影响宿主机ps,top

 Posted by at 上午 8:24
7月 202018
 

场景: 有个同学不知道因为啥,将容器内部的 /sys/fs/cgroup 挂载到了外面的某个目录; 但是这个目录是很有用的,不想随便被挂载,如何从image中去掉呢?

docker没有给出一个方便的方法, https://github.com/gdraheim/docker-copyedit 给了一个办法,原理如下:

每个image都是有一个manifest.json 文件的,相关配置信息都在这里了,但是你看不到image文件,更无从去谈修改manifest.json 文件了,所以:

  1. 先通过docker save 命令将image导出成tar文件:
  2. 在用tar命令解压文件
  3. 在解压后的文件中找到manifest.json 文件,这个文件可能不是你最终要修改的,里面的Config标识了配置文件的位置,应该就是该文件旁边的一个json文件
  4. 修改配置文件
  5. 重新打包image
  6. 导入image

我这里因为已经存在了同名的image,所以,旧的image的名字就被抢走了,但是ID没有变,新导入的image有自己新的ID

 

参考: https://github.com/gdraheim/docker-copyedit

 Posted by at 下午 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