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芳《祭塔》

 河南戏曲  张新芳《祭塔》已关闭评论
8月 052009
 

视频地址: http://www.56.com/u91/v_NDUyMzgxNTI.html
戏词:
娘的儿休提起当年以往
提起来当年事叫娘悲伤
娘本是一条白蛇深山修养
数千年才修成二八女娇娘
那一日在洞中我精神不爽
一心心出洞去游玩时光
行走在黑风山上一阵风声响
偶遇了小青儿拦挡为娘
娘这里好言好语对她言讲
她那里恶言恶语将娘来伤
俺们二人杀有得三十余仗
也不分谁输谁赢并谁刚强
娘举起捆仙绳将她锁绑
捆三捆放三放我没把她的命伤
小青儿见为娘恩深义广
她情愿做个奴婢前前后后左左右右
铺床叠被端茶捧水侍奉为娘
娘带着小青儿到西湖玩赏
偶遇了儿的父姓许名仙字汉文同船过江
船行在江心内冷雨往下降
眼看看大雨淋湿娘的衣裳
儿的父在船仓把好心献上
他才将一把雨伞赠于为娘
次一日儿父讨伞灵王府上
小青儿做个媒红配对成双
皆只为儿父家贫日无度养
为娘我盗官宝才惹下祸殃
县官长把儿父带奔到公堂上
问一个犯法死罪绑到法场
为娘我灵王府心血潮涨
屈指算就知儿父遭了冤枉
急慌忙驾祥云公堂以上
只闹得天昏地暗天昏地暗
地暗天昏日月未有光
县官长在公堂仔细思想
他就知儿的父有了冤枉
二一次把儿父带奔到公堂上
问一个死罪饶活难免
充军发配发配充军去到镇江
为娘我带青儿镇江赶上
十字口开药店名叫个明伦堂
在那里生意茂盛财源聚广
皆只为五月五日庆贺端阳
儿的父在大街药酒灌上
叫为娘我陪他同饮酒浆
为娘我听一言胆颤觉丧
千年蛇最怕的是药酒雄黄
为娘我就推说精神不爽
怀揣着十个月我一点也不敢尝
儿的父他只知一阵疯狂
头顶着那杯酒扎跪在地当央
在小房难也难坏我逼也逼煞娘
就知道用下腹去要遭祸殃
为娘我把药酒用到腹上
好一似千把钢刀刺娘胸膛
我随时离了位躺在牙床上
不小心露出来当年一日一日当年那个形状
儿的父见娘醉难过心上
捧香茶掀罗帏吓死在地当央
为娘我酒醒来抬头观望
见儿父躺地下半阴不阳
急慌忙将儿父搂抱怀上
连唤他数十声不应一腔
无奈何盗灵芝灵鹫山上
偶遇了白鹤童子拦挡为娘
我手拿着斩仙剑来往军阵闯
不小心将童子的左膀来伤
众群仙他一见恶气往上
摆下了雄黄阵捉拿为娘
好一个南极仙恩深意广
他才将灵芝草赠于为娘
为娘我把灵芝带回府上
叫青儿下灶伙去煎药熬汤
不多那一时将药熬停当
真可叹儿的父牙关紧
他难送下去灵丹妙药汤
在小房难也难坏我愁也愁煞娘
无奈何我一星一点一点一星
才送下去灵丹妙药汤
费千心治好了儿父病恙
一心心还愿到金山寺上
儿的父还愿到金山寺上
老法海挡住他不叫下山冈
为娘我带青儿金山赶上
偶遇了老法海才结下冤枉
娘这里好言好语对他言讲
他那里恶言恶语将娘来伤
娘一怒搬来了水兵虾将
一心心发海水漫他山冈
眼看看水漫到金山顶上
又谁知老法海的武艺高强
老法海搬来了天兵天将
众神圣执着法宝捉拿为娘
紫金钵扎至在山门以上
只打的有为娘我披头散发
满脸血流身带重伤
眼看看有为娘阵前命丧
魁星爷捧谕旨下了天堂
他言说白蛇女命不该丧
怀揣着当朝一品一品当朝
儿啊你是个状元郎
众啊众神圣一起归上苍
有为娘逃出阵才半阴不阳
我走也难行走站也站不上
多亏了丫鬟姐姐儿的小姑娘
把为娘搀至到断桥亭上
那时节儿的父他又下山冈
灵王府被法海用火焚丧
无奈何姑母家中才把身藏
到那里才有个安乐模样
那时节小冤家你就要离娘
娘生儿我也曾受过苦况
娘生儿我也曾见过阎王
娘生儿刚刚有三天以上
老法海来化斋起下不良
紫金钵扎至为娘青丝发以上
将一座雷峰塔压住为娘
把为娘压塔下一切不讲
但愿得我的儿你子子孙
子子孙孙永在朝廊
我的儿在家把姑母奉上
报一报养育恩胜似为娘
这本是前情话对儿细讲对儿细讲
我的小娇儿啊
但不知何一日我才能出离塔房

 Posted by at 下午 11:53

陈奎家住陕西延安城

 河南戏曲  陈奎家住陕西延安城已关闭评论
7月 142009
 

歌手名:曲剧
歌曲名:陈奎家住陕西延安城
专辑名:陈三两

陈奎家住陕西延安城,南门以里有他的门庭。
他是个独生子,七岁把书攻,不幸遭大火,家财被烧清;
可怜他的二爹娘,火坑丧性命,单撇下陈奎自己孤苦伶仃。
无奈何武定州去投亲朋,只可惜世态炎凉无人照应。
走投无有路,流落大街中,挨门去讨饭,谁能把他疼。
偶遇衙前班头,收他去打更。打一更钱一个,二更二文铜。
那一日正半夜,大祸从天生。衙门失了盗,窃贼无影踪,拿住了小陈奎下绝情。
这才是屋漏偏遇连阴雨,行船遇着顶头风。打更钱一文不能要,苦苦逼他招口供。
打得他死去活来险些丧命,衙内不要他再不能打更。
小陈奎万般无计奈,又只得左提棍右挎篮挨门挨户沿街讨要去操旧营生。
那一日陈奎讨饭去到富春院,我见他衣褴褛面憔悴真是可怜。
我将他唤上北楼问一遍,俺们二人身世苦都似黄连。
我赠他纹银二十两,周济他糊口把衣添。
小陈奎得银两不买衣饭,到大街买诗文只把书观。
我见他人穷志不短,就有心周济他奇儿男。

读起书来了——
我陈奎操碎我一片心肠,老鸨儿打得我周身是伤。
苦口又婆心,教他读文章,我与他又订下提铃计一桩。
大街上买来了铜铃绒线,从北楼扯到了西楼上边。陈奎在西楼把书念,我在北楼把文观。
夜半内听不到书音贯耳,就知那小陈奎昏昏入眠。
在北楼扯动红绒线,响铜铃惊醒陈奎又把书观。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西楼上读书有好几年。我教会他文章有三百篇,梅花篆字我亲手传。
北京城里开科选,陈奎进京去求官。
伸手拉住小兄弟,有几句金石良言你牢记在心间。
得中要把清官做,且莫要草菅人命做贪官。
得中后搭救姐姐出离苦海,再与我屈死二老报仇冤。
这几件大事要牢牢记下,也不枉我苦口婆心教读你几年。


陈奎好比一只虎,陈三两好比捕鼠猫。猛虎跟着猫学艺,胆大狸猫把虎教。
窜山跳涧都教会,得第把我恩忘了。大老爷你替我想一想,这样的门徒可教不可教。
我好比一只孤舟在顺水漂,船到江心失了篙。有前因无后果,有了上枝无下梢。
指河南我把陈奎骂,你的文章是谁教。得恩不报非君子,忘恩负义小儿曹。
陈三两越骂我心越恼……

 Posted by at 上午 12:04